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访谈 > 嗑药简史: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

嗑药简史: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

2018-06-27 08:47

  原标题:嗑药简史: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

 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  人生的喜怒哀乐

  并不需要嗑药获得

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国际禁毒日,毒品的危害大家都是知道的,但是,嗑药并不是现代才有的事情,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。壹读君今天就来聊聊古人和今人嗑药的事。

  中国古代嗑药史

  中国古代嗑药史,认真算起来也有两千年了。

  从古至今,中国社会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嗑药风潮。秦始皇追求长生不老的美好愿想,成为影响后代炼丹服药的精神遗产。魏晋时期,服石之风盛行,主要成分是矿物药,其中以五石散最为声名显赫。

  然而,五石散一开始并不是毒品,只是作为药物使用。

  学术界多数认为东汉著名医学家张仲景是最早发明五石散的人,成书于宋太平兴国年间的《太平广记》就记录了张仲景将五石散作为药物使用。

  “何颙玅有知人之鉴。初郡张仲景总角造颙。颙谓曰:“君用思精密,而韵不能高,将为良医矣。”仲景后果有奇术。王仲宣年十七时过仲景,仲景谓之曰:“君体有病,宜服五石汤。若不治,年及三十,当眉落。”仲宣以其赊远不治。后至三十,果觉眉落。其精如此,世咸叹禺页之知人。”

  魏晋时期,著名玄学家何晏,字平叔,是把五石散当小毒丸嗑high起来的先锋代表。在《世说新语 · 言语第二》中写到,“何平叔云:‘服五石散,非唯治病,亦觉神明开朗。’”

  不仅如此,竹林七贤之一嵇康还曾吟诗“采药钟山隅,服食(五石散)改姿容”,盛赞五石散的美容功效!

  苏轼就戳破了何晏嗑五石散因为它还有“春药”的神奇功效。在《东坡志林》卷五《论古 · 司马迁二大罪》中,苏轼说,“世有食钟乳乌喙而纵酒色,所以求长年者,盖始于何晏。晏少儿富贵,故服寒食散以济其欲,无足怪者。”

  嗑药界大V何晏成功带起了上流社会食用五石散的流行风潮。五石散,亦称寒食散,主要成份是白石英、紫石英、石钟乳、赤石脂、石硫磺,服用后身体会产生大量内热。

  正因为如此,嗑五石散还成功带起了一个时尚潮流——为了将嗑药产生的热力散发掉,魏晋名士穿着宽衫大袖,就像个潇洒的浪荡子一般。其实他们是热到不行时时刻刻想扯烂衣服,只好设计为坦胸露乳的通风透气的棉麻衣物了。

  因为五石散剧毒的特性,不少人也付出了代价。著名史学家、文献学家余嘉锡在《寒食散考》中说,“以为其杀人之烈,较鸦片尤为过之”。他认为,“自魏正始至唐天宝,五百年间,死者数十百万。”

  要说中国嗑药史上的头牌,那当属鸦片。关于鸦片的起源和传播,目前学术界仍存在许多争议,壹读君不打算掺这趟水。但壹读君拍拍胸脯说,鸦片,源于罂粟蒴果,和五石散一样,最早也是被当作药物使用的。

  在《旧唐书·拂菻传》中记载,“乾封二年,遣使献底也伽”。“底也伽”就是一种含有罂粟成分的解毒药,因为当时唐高宗李治龙体欠安,所以拂菻国(东罗马帝国拜占庭)就进贡被视作有治疗慢性头疼、眩晕、耳聋、中风、视力差、嘶哑、咳嗽等疾病的含鸦片成分的“万用解毒药方”。

  医书也能证明鸦片的医用价值。在明代李梃编著的《医学入门》中,记载到,“鸦片,又名阿芙蓉”,“罂粟壳酸涩亦温,久泻痢嗽劫其根,收气入肾治骨痛,鸦片性急须少食”。

  鸦片,还有食用价值。在公元973年北宋刘翰的《开宝本草》中就提及罂粟的食用方法,“罂粟子一名米囊子,一名御米,其米主治丹石发动不下,饮食和竹沥煮作粥,食极美。”

  欸,壹读君羞羞地说一句,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卷23中还提到,阿芙蓉,“俗人房中术用之”。

  那鸦片是什么时候被当成毒丸流行起来的呢?这和烟草的流入也有关。17世纪初叶,烟草传入中国,中国人开始用烟丝混合半精炼的鸦片,或者和槟榔叶、麻葛等混在一起吸。到了大约1760年,因为有了调制鸦片膏的方法,就开始只吸纯鸦片了。

推荐笑话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