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观点新知 > 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2018-06-26 08:37

  原标题:海口13岁失踪少女之死

  “有了结果,我也感觉自己是戴罪之身。”

  夜至子时,静无人语,朱升杰独自倚栏抽烟,一根接着一根。

  一夜之间,他头发全白。

  3月30日晚上,他的女儿,13岁的女孩朱瑜跟着一个穿着白T恤,迷彩裤,扎辫子的男子走进八一小区后,再也没有出来。

  [一]

 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姐姐朱琦带着朱瑜办了护照,计划等她小学毕业后到国外游玩。结束后,母亲黄梅提议外出就餐。

  傍晚,黄梅和两个女儿在海口“上邦百汇城”吃完晚饭,小女儿朱瑜独自跟同学一起换到电玩城玩。黄梅跟大女儿带着三个月大的外孙女先回了家。

  那是朱瑜经常去的地方,黄梅并没有担心她的安全问题。时间再晚一点,他们就会开车来接她。

  晚上11点,朱升杰打不通女儿的电话,关机了。她随身带着充电宝,手机不应该没电。意识到不对后,朱升杰开始找女儿。

 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料到,自己的人生从这一天开始变得不同。

  电玩城的监控录像显示,当天傍晚6点44分,朱瑜进入电玩城。当晚和她分别的同学说,她在8点40分送朱瑜乘坐40路公交车去往八一小区,一个动漫展有人邀请她拍照。

  朱升杰说,按女儿的习惯,她一定会提前打电话告诉自己的行踪。但那天晚上一直没有动静。

  当晚,朋友可乐得知朱瑜失踪的消息时,刚结束一个舞蹈比赛,她匆忙编辑了寻人信息,发到海口的舞蹈玩家群里。很快,认识或不认识朱瑜的人都知道有个小女孩失踪了。此时,朱瑜的家人和朋友已经找遍了她平常去的所有地方。

  一夜无眠。早上7点,可乐的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。很多人给她提供寻人线索,直到有人提到八一小区。小区离可乐家半小时车程,她赶过去时,朱升杰一家人正在那里一帧一帧查看监控录像。

  监控录像的画面从白天滚动到晚上,没有出现朱瑜的身影。根据另一段监控视频,晚上9点08分,朱瑜和一个男生进入八一小区。

  他们只能寻找视频中的男子。可乐和朱瑜的姐夫吴宇站在小区楼下往上看,他们不确定这个男人住在哪层楼里。直到看到阳台上晾晒着一条迷彩裤,跟视频里的人穿的裤子是同一条。在一栋楼里,他们找到了视频中的男人,他还是穿着视频中的那身衣服。他们进了男人的家中,家里只有男人和他的父亲。

  男人叫罗杰。他神色平静地说,昨晚,朱瑜去过他家,后来他把朱瑜送到了附近一个学校门口,一男一女在那里等她吃夜宵。

  接着,寻找的人们跑到学校,查看了附近的所有监控,但一无所获。下午,他们又返回罗杰家中,几个警察也在那里。这次,已经外出的罗杰和父亲通话说,自己把朱瑜送下楼就回家了。

  “警察再次问他,你送她(朱瑜)下楼,有没有目送她下电梯,他说没有看到她下电梯,只送她到门口。”

  那天,可乐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。她在玩家群里收到的第一条消息是朱瑜在八一小区,第二条信息是朱瑜跟别人消失在一个小学门口,当他们去小学查看监控时,又有消息说朱瑜出现在一个平民楼里面。后来,她找到最早发出这三条信息的人,是同一个人,“罗杰”。

  “很明显,他在说谎。”十多天后,回忆起当天寻找朱瑜的情景,可乐很愤怒。

  朱升杰也收到了错误的寻人线索,“好像有人在故意转移我们的视线”。

  [二]

  唯一确定的是,罗杰是最后接触朱瑜的人。

  警方决定,在罗杰家里进行搜查。可乐看到,罗杰的房间里的柜子上摆着一排排cosplay的高跟鞋和数十根鼓槌。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,没有线索。

  可乐一直抱着希望,直到和警察搜查楼顶。她顺着天台的柱子往上爬,每爬一步,她的心脏都剧烈跳动,害怕朱瑜突然出现在那里。后来,重案组带来了仪器,在楼顶打开强光灯,从一楼的电箱开始查找。

推荐笑话段子